1. 首页
  2. 军事

关于陈子昂的文学知识(简述陈子昂的文学思想)

本文主要为您介绍关于陈子昂的文学知识,内容包括简述陈子昂的文学思想,陈子昂的文学思想,简要谈谈陈子昂的诗歌理论及其在创作中的运用。陈子昂以短短的一首《登幽州台歌》名闻千古:“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这短短22个字为什么能在诗歌史上产生巨

1.简述陈子昂的文学思想

陈子昂以短短的一首《登幽州台歌》名闻千古:“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这短短22个字为什么能在诗歌史上产生巨大的影响?其背后有着怎样的文学思想的支撑?今人研究唐代文学批评史,陈子昂的《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序》是绕不过的一篇。

这篇序文同样不长,却集中体现了陈子昂对魏晋以来诗文创作流弊的批评。其中有一段话说道:“文章道弊,五百年矣,汉魏风骨,晋宋莫传,然而文献有可征者。

仆尝暇时观齐梁间诗,彩丽竞繁,而兴寄都绝,每以永叹,思古人,常恐逶迤颓靡,风雅不作,以耿耿也。”在他看来,晋宋之后的诗歌缺少汉魏诗歌那种充实内容,因而也少了强烈的艺术感染力量。

他批评齐梁文学只讲究华丽的辞藻,而缺少深微的情志寄托,因此提倡一种“骨气端翔,音情顿挫,光英朗练,有金石声”的作品。当然,陈子昂之所以会有上述文学主张,和他的政治抱负密不可分。

他不仅是一个杰出的诗人,同时还是具有卓越的政治远见和才能的政治家。他敢于在武则天面前直言进谏,对武后朝的不少弊政都提出批评意见。

但其政治主张并不为当权者采纳,在连连受挫的情况下,他写下了这首充满慷慨之情、耿介之气、愤懑之思、刚健且雄浑的《登幽州台歌》,开启了有唐一代的诗歌革新。李白继承他以复古为革新的理论,进一步完成唐诗革新的历史任务。

陈子昂文学思想还影响到了唐代的散文创作,韩愈称赞他:“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他的文艺思想开启了唐宋古文运动的先河。

从这个角度说,陈子昂被誉为“大唐文宗”是当之无愧的。

2.陈子昂的文学思想

1、他提出“兴寄”和“风骨”都是关系着诗歌生命的首要问题。“兴寄”的实质是要求诗歌发扬批判现实的传统,要求诗歌有鲜明的政治倾向。“风骨”的实质是要求诗歌有高尚充沛的思想感情,有刚健充实的现实内容。

2、陈子昂的革新主张在这个时候提出,不仅有理论的意义,而且富有实践的意义;不仅抨击了陈腐的诗风,而且还为当时正在萌芽成长的新诗人、新诗风开辟道路。

3、陈子昂的诗歌创作,鲜明有力地体现了他的革新主张。《丁亥岁云暮》一篇更明白地揭发了武后开蜀山取道袭击吐蕃的穷兵黩武的举动。

4、陈子昂的诗突破了泛拟古题的边塞诗传统风气,他对武后内政方面的弊端也有所讽刺。

5、他对汉魏南北朝的乐府民歌学习得不够。对七言诗这种新形式也不重视,集中竟没有一首七言诗。

扩展资料:

陈子昂与司马承祯、卢藏用、宋之问、王适、毕构、李白、孟浩然、王维、贺知章称为仙宗十友。

文明元年(684)进士及第。

陈子昂生性耿直,关怀天下,直言敢谏,一度遭到当权者的排斥和打击。三十八岁辞职还乡,后为奸人所害,不久唐高宗病逝于洛阳,武则天执掌朝政,议迁梓宫归葬乾陵。

陈子昂闻后,上书阙下加以谏阻,武则天看后,叹其才,授以麟台正字,旋迁右拾遗。垂拱二年(686),万岁通天元年(696)两次从军北征。

陈子昂的律诗比较少,但《度荆门望楚》也是初唐律诗中的佳作,他用气势流畅的笔调,写出了他初次离蜀途中所见的巴楚壮丽山川。风格和其他诗人是有所不同的。

参考资料来源:搜狗百科--陈子昂

3.陈子昂的文学思想

陈子昂(约659~约700),梓州射洪(今四川射洪县)人,字伯玉。

唐代诗人,初唐诗文革新人物之一。因曾任右拾遗,后世称陈拾遗。

青少年时轻财好施,慷慨任侠。24岁举进士,以上书论政得到武则天重视,授麟台正字。

后升右拾遗,直言敢谏。曾因“逆党”反对武后而株连下狱。

在26岁、36岁时两次从军边塞,对边防颇有些远见。38岁(圣历元年698)时,因父老解官回乡,不久父死。

居丧期间,权臣武三思指使射洪县令段简罗织罪名,加以迫害,冤死狱中。其存诗共100多首,其诗风骨峥嵘,寓意深远,苍劲有力。

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有组诗《感遇》38首,《蓟丘览古》7首和《登幽州台歌》、《登泽州城北楼宴》等。

4.关于陈子昂唐代诗人

陈子昂(约659~700) 唐代文学家。

字伯玉,梓州射洪(今属四川)人。因曾任右拾遗,后世称为陈拾遗。

生平陈子昂青少年时家庭较富裕,轻财好施,慷慨任侠。成年后始发愤攻读,博览群书,擅长写作。

同时关心国事,要求在政治上有所建树。24岁时举进士,官麟台正字,后升右拾遗,直言敢谏。

时武则天当政,信用酷吏,滥杀无辜。他不畏迫害,屡次上书谏诤。

武则天计划开凿蜀山经雅州道攻击生羌族,他又上书反对,主张与民休息。他的言论切直,常不被采纳,并一度因“逆党”反对武则天的株连而下狱。

垂拱二年(686),曾随左补阙乔知之军队到达西北居延海、张掖河一带。 万岁通天元年(696),契丹李尽忠、孙万荣叛乱,又随建安王武攸宜大军出征。

两次从军,使他对边塞形势和当地人民生活获得较为深刻的认识。圣历元年(698),因父老解官回乡,不久父死。

居丧期间,权臣武三思指使射洪县令段简罗织罪名,加以迫害。冤死狱中(沈亚之《上九江郑使君书》)。

文学创作唐代初期诗歌,沿袭六朝余习,风格绮靡纤弱,陈子昂挺身而出,力图扭转这种倾向。在《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序》一文中,他慨叹“汉魏风骨,晋宋莫传”;批评“齐梁间诗,采丽竞繁,而兴寄都绝”。

他称美东方虬的《咏孤桐篇》“骨气端翔,音情顿挫,光英朗练,有金石声”;“不图正始之音,复睹于兹,可使建安作者,相视而笑”。 这些言论,表明他要求诗歌继承《诗经》“风、雅”的优良传统,有比兴寄托,有政治社会内容;同时要恢复建安、黄初时期的风骨,即思想感情表现明朗,语言顿挫有力,形成一种爽朗刚健的风格,一扫六朝以来的绮靡诗风。

他的诗歌创作,即是这种进步主张的具体实践。 陈子昂存诗共100多首,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感遇》诗38首,《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7首和《登幽州台歌》。

《感遇》诗不是一时一地之作,内容颇为丰富,反映了较广阔的社会生活和复杂的思想感情。其中如“苍苍丁零塞”、“朝入云中郡”篇,反映北方边塞战士和人民的苦难。

“丁亥岁云暮”篇反映并批评武后准备开凿蜀山经雅州道攻击生羌,“圣人不利己”篇批评武后崇拜佛教,大兴土木,都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贵人难得意”、“翡翠巢南海”等篇,以较曲折的方式讽刺武后滥施刑罚,使臣僚不得善终;“逶迤势已久”篇申述骨鲠之臣没有出路;“兰若生春夏”篇慨叹自己的抱负无法施展,都从不同角度对时政进行了批判。

还有部分诗篇,感叹祸福无常,向往神仙和隐逸生活,表现了消极遁世的苦闷情绪。《感遇》诗有意识地学习阮籍《咏怀诗》,在运用五言古体和质朴的语言,以较隐晦曲折的方式表现时政的黑暗和诗人彷徨苦闷的心情方面,的确逼近阮诗。

但其中少数篇章,注意反映边塞风光和下层人民苦难,风格豪放明朗,表现出鲜明的创造性。 明代弘治四年杨澄刻本《陈伯玉文集》 《蓟丘览古》7首和《登幽州台歌》都是陈子昂随武攸宜北征契丹时所作。

陈子昂在武攸宜幕中参谋军事,屡有建议,均不被采纳,失意无聊,因登蓟北楼(即幽州台),作《蓟丘览古》诗7首赠其好友卢藏用,通过吟咏蓟北一带古人古事来抒发怀才不遇的悲哀。 “丘陵尽乔木,昭王安在哉!”(《燕昭王》)对礼贤下士的燕昭王的怀念,实际上是慨叹自己当前的不遇知音。

同时用歌行体写下传诵千古的《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更是俯仰古今,在广阔的背景中表达了他深沉的忧愤。

翁方纲说:“伯玉《蓟丘览古》诸作,郁勃淋漓,不减刘越石(刘琨)”(《石洲诗话》),指出了这些篇章慷慨悲歌的特色。 他还有一部分抒情短篇也写得颇好。

象五律《晚次乐乡县》、《渡荆门望楚》、《春夜别友人》、《送魏大从军》等,抒情写景,形象鲜明,音节浏亮,风格雄浑,显示出近体诗趋向成熟时期的特色和他自己刚健有力的诗风。 方回认为其五律可与同时的沈□期、宋之问、杜审言诸人媲美,都是唐人“律体之祖”(《瀛奎律髓》)。

陈子昂的诗歌创作,在唐诗革新道路上取得很大成绩。卢藏用说他“横制颓波。

天下翕然质文一变”(《陈伯玉文集序》)。宋刘克庄《后村诗话》说:“唐初王、杨、沈、宋擅名,然不脱齐梁之体,独陈拾遗首倡高雅冲淡之音。

一扫六代之纤弱,趋于黄初、建安矣。”金元好问《论诗绝句》也云:“沈宋横驰翰墨场,风流初不废齐梁。

论功若准平吴例,合著黄金铸子昂。”都中肯地评价了他作为唐诗革新先驱者的巨大贡献。

但他的部分诗篇,还存在着语言比较枯燥、形象不够鲜明的缺点。 陈子昂的诗歌,以其进步、充实的思想内容,质朴、刚健的语言风格,对整个唐代诗歌产生了巨大影响。

其后张九龄的《感遇》诗、李白的《古风》,都以他的《感遇》诗为学习对象。杜甫对他评价极高:“公生扬马后,名与日月悬。

……终古立忠义,《感遇》有遗篇。”(《陈拾遗故宅》)杜甫不少关心国事民生的诗篇,可明显地看出是受了他的影响。

白居易《与元九书》、元稹《叙诗寄乐天书》:都谈到他们努力写作讽谕诗,是受到陈子昂《感遇》诗的启发。 白居易还把陈子昂与杜。

5.陈子昂的资料

陈子昂(公元661~公元702),唐代文学家,初唐诗文革新人物之一。

字伯玉,梓州射洪(今属四川)人。因曾任右拾遗,后世称为陈拾遗。

其诗风骨峥嵘,寓意深远,苍劲有力,有《陈伯玉集〉传世。陈子昂青少年时家庭较富裕,轻财好施,慷慨任侠。

成年后始发愤攻读,博览群书,擅长写作。同时关心国事,要求在政治上有所建树。

24岁时举进士,官麟台正字,后升右拾遗,直言敢谏。时武则天当政,信用酷吏,滥杀无辜。

他不畏迫害,屡次上书谏诤。武则天计划开凿蜀山经雅州道攻击生羌族,他又上书反对,主张与民休息。

他的言论切直,常不被采纳,并一度因“逆党”反对武则天的株连而下狱。垂拱二年(686),曾随左补阙乔知之军队到达西北居延海、张掖河一带。

万岁通天元年(696),契丹李尽忠、孙万荣叛乱,又随建安王武攸宜大军出征。两次从军,使他对边塞形势和当地人民生活获得较为深刻的认识。

圣历元年(698),因父老解官回乡,不久父死。居丧期间,权臣武三思指使射洪县令段简罗织罪名,加以迫害。

冤死狱中(沈亚之《上九江郑使君书》)。唐代初期诗歌,沿袭六朝余习,风格绮靡纤弱,陈子昂挺身而出,力图扭转这种倾向。

陈子昂的诗歌,以其进步、充实的思想内容,质朴、刚健的语言风格,对整个唐代诗歌产生了巨大影响。陈子昂死后,其友人卢藏用为之编次遗文10卷。

今存《陈伯玉文集》是经后人重编的。刻本中以明弘治间杨澄校刻杨春本《陈伯玉文集》10卷收辑作品比较多,并附录《新唐书》本传等有关材料。

《四部丛刊》本即据此本影印。《世界文库》本,曾据明、清各本作过若干校订。

今人徐鹏校点《陈子昂集》,以《四部丛刊》本为底本,校以《全唐诗》、《全唐文》、《文苑英华》等书,补入诗文10余篇,成为较完备的本子,后附今人罗庸《陈子昂年谱》。今人彭庆生有《陈子昂诗注》。

后附其所编《陈子昂年谱》及“诸家评论”。岑仲勉有《陈子昂及其文集之事迹》一文(载《辅仁学志》第14卷第一、二合期)。

庆云章 感遇诗三十八首 观荆玉篇 鸳鸯篇 与东方左史虬修竹篇 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七首 西还至散关答乔补阙知之 度峡口山赠乔补阙知之王二无竞 题居延古城赠乔十二知之 赠赵六贞固二首答韩使同在边 征东至淇门答宋十一参军之问 答洛阳主人 酬晖上人秋夜山亭有赠 酬李参军崇嗣旅馆见赠 酬晖上人夏日林泉 同宋参军之问梦赵六赠卢陈二子之作 送别出塞 登蓟丘楼送贾兵曹入都 夏日晖上人房别李参军崇嗣秋园卧病呈晖上人 登泽州城北楼宴 山水粉图 彩树歌 春台引 寒食集毕录事宅作 登幽州台歌 喜马参军相遇醉歌 度荆门望楚 晚次乐乡县同王员外雨后登开元寺南楼因酬晖上人独坐山亭有赠 东征答朝臣( 一作达 )相送 咏主人壁上画鹤寄乔主簿崔著作 居延海树闻莺同作 题李三书斋 崇嗣 送魏大从军 送殷大入蜀 落第西还别刘祭酒高明府 落第西还别魏四懔送客 春夜别友人二首 遂州南江别乡曲故人 送东莱王学士无竞 送梁李二明府 送著作佐郎崔融等从梁王东征 春晦饯陶七于江南同用风字 喜遇冀侍御●【左王右圭】崔司议泰之二使 登蓟城西北楼送崔著作融入都 月夜有怀夏日游晖上人房 春日登金( 一作九 )华观 群公集毕氏林亭 宴胡楚真禁所 魏氏园林人赋一物得秋亭萱草 晦日宴高氏林亭 晦日重宴高氏林亭 上元夜效小庾体 洛城观●【左酉右甫】应制 奉和皇帝上( 一作丘 )礼抚事述怀应制酬田逸人游岩见寻不遇题隐居里壁 白帝城怀古 岘山怀古 宿空●【左舟右令】峡青树村浦 宿襄河驿浦 赠严仓曹乞推命录 和陆明府赠将军重出塞 江上暂别萧四刘三旋欣接遇 秋日遇荆州府崔兵曹使宴 卧病家园于长史山池三日曲水宴 合州津口别舍弟至东阳峡步趁不及眷然有忆作以示之 万州晓发放舟乘涨还寄蜀中亲朋 入峭峡安居溪伐木溪源幽邃林岭相映有奇致焉 入东阳峡与李明府舟前后不相及 同●【上日下文】上人伤寿安傅少府 南山家园林木交映盛夏五月幽然清凉独坐思远率成十韵 还至张掖古城闻东军告捷赠韦五虚已 题祀山烽树赠乔十二侍御初入峡苦风寄故乡亲友 题田洗马游岩桔槔 古意题徐令壁(一作题著作令壁) 赠别冀侍御崔司议 三月三日宴王明府山亭(见岁时杂咏末句缺一字)补充:庆云章昆仑元气。实生庆云。

大人作矣。五色氤( 一作氛 )氲。

昔在帝妫。南风既薰。

丛芳烂熳。郁郁纷纷。

旷矣千祀。庆云来止。

玉叶金柯。祚我天子。

非我天子。庆云谁昌。

非我圣母。庆云谁光。

庆云光矣。周道昌矣。

九万八千。天授皇年。

感遇诗三十八首之一,br> 微月生( 一作出 )西海。幽阳始代( 一作化 )升。

圆光正( 一作恰 )东满。阴魄已朝凝。

太极生天地。三元更废兴。

至精谅斯在。三五谁能征。

之二兰若生春夏。芊蔚何青青。

幽独空林色。朱蕤冒紫茎。

迟迟白日晚。袅袅秋风生。

岁华尽摇落。芳意竟何成。

之三苍苍丁零塞。今古缅荒途。

亭堠何摧兀。暴骨无全躯。

黄沙幕南起。白日隐西隅。

汉甲三十万。曾以事凶奴。

但见沙场死。谁怜塞上( 一作下 )孤。

之四乐羊为魏将。食子殉军功。

骨肉且( 一作尚 )相薄。他人安得忠。

吾闻中山相。乃属放●【上鹿下儿】翁。

孤兽犹( 一作且 )不忍。况( 一作矧 )以奉。

6.有关唐代诗人陈子昂的简介

陈子昂(约659年-700年)字伯玉,梓州射洪(今属四川)人。

睿宗文明元年(684年)进士。因上书言事被武后赏识,授麟台正字。

曾多次上书论政事,官至右拾遗。后解职归乡,遭县令段简诬陷入狱,忧愤而死。

他是初唐著名诗人,反对唐初靡丽诗风,力主恢复汉魏风骨。他的一些诗,风格苍凉激越,是初唐诗歌一代先声。

[1]是元曲4大家之一。青年时期,他任侠使气,政治热情很高,“感时思报国,拔剑起蒿莱。”

十七、八岁开始折节读书,二十一岁入京,唐睿宗文明元年(684年)二十四岁中进士,为武则天所赏识,任麟台正字,后升为右拾遗。而后随武攸宜东征契丹,反对外族统治者制造分裂的战争,多次进谏,未被采纳,却被斥降职。

其时,他写下许多诗篇,反映边地人民的痛苦,抒发报国壮志无法实现的悲愤。东征之后,辞官回乡,后被人陷害,冤死狱中,年仅四十二岁。

今存《陈伯玉集》。陈子昂在政治上曾针对时弊,提过一些改革的建议。

在文学方面针对初唐的浮艳诗风,力主恢复汉魏风骨,反对齐、梁以来的形式主义文风。他自己的创作,如《登幽州台歌》、《感遇》等共三十八首诗,风格朴质而明朗,格调苍凉激越,标志着初唐诗风的转变。

有《陈子昂集》,事见《旧唐书》卷一九○中、《新唐书》卷一○七有传。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被收录为沪教版六年级第二学期第四单元(唐诗精华上)第十三课。

被后人称为诗骨。

7.陈子昂的资料

陈子昂(约公元661~公元702),唐代文学家,初唐诗文革新人物之一。字伯玉,汉族,梓州射洪(今属四川)人。因曾任右拾遗,后世称为陈拾遗。光宅进士,历仕武则天朝麟台正字、右拾遗。受武三思所害,冤死狱中。其存诗共100多首,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感遇》诗38首,《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7首和《登幽州台歌》。

唐睿宗文明元年(六八四)中进士,后升为右拾遗。而后随武攸宜东征契丹,多次进谏,未被采纳,却被斥降职。

陈子昂在政治上曾针对时弊,提过一些改革的建议。在文学方面针对初唐的浮艳诗风,力主恢复汉魏风骨,反对齐、梁以来的形式主义文风。他自己的创作,如《登幽州台歌》、《感遇》等共三十八首诗,风格朴质而明朗,格调苍凉激越,标志着初唐诗风的转变。

有《陈子昂集》,事见《旧唐书》卷一九○中、《新唐书》卷一○七有传。

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被收录为沪教版六年级第二学期第四单元(唐诗精华)第十三课。

被后人称为诗骨。

8.陈子昂的作品及艺术特点

陈子昂在著名的《修竹篇序》里,曾经提出了诗歌革新的正面主张:东方公足下:文章道弊,五百年矣,汉魏风骨,晋宋莫传,然而文献有可征者。

仆尝暇时观齐梁间诗,彩丽竞繁,而兴寄都绝,每以永叹,思古人,常恐逶迤颓靡,风雅不作,以耿耿也。一昨于解三处见明公《咏孤桐篇》,骨气端翔,音情顿挫,光英朗练,有金石声。

遂用洗心饰视,发挥幽郁。不图正始之音,复睹于兹;可使建安作者,相视而笑。

…… 在唐诗发展史上,陈子昂这篇短文好像一篇宣言,标志着唐代诗风的革新和转变。我们知道,刘勰、锺嵘反对南朝形式主义诗风,曾经标举过“比兴”、“风骨”的传统。

王勃反对龙朔前后的宫廷诗风,也指责他们是“骨气都尽,刚健不闻”。陈子昂继承了他们的主张,一针见血地指出初唐宫廷诗人们所奉为偶像的齐梁诗风是“彩丽竞繁,而兴寄都绝”,指出了“风雅兴寄”和“汉魏风骨”的光辉传统作为创作的先驱榜样,在倡导复古的旗帜下实现诗歌内容的真正革新。

态度很坚决,旗帜很鲜明,号召很有力量。“兴寄”和“风骨”都是关系着诗歌生命的首要问题。

“兴寄”的实质是要求诗歌发扬批判现实的传统,要求诗歌有鲜明的政治倾向。“风骨”的实质是要求诗歌有高尚充沛的思想感情,有刚健充实的现实内容。

从当时情况来说,只有实现内容的真正革新,才能使诗歌负起时代的使命。同时,我们还应该看到,由于“初唐四杰”等诗人的积极努力,新风格的唐诗已经出现,沿袭齐梁的宫廷诗风已经越来越为人们所不满,诗歌革新的时机更加成熟了。

陈子昂的革新主张在这个时候提出,不仅有理论的意义,而且富有实践的意义;不仅抨击了陈腐的诗风,而且还为当时正在萌芽成长的新诗人、新诗风开辟道路。 陈子昂的诗歌创作,鲜明有力地体现了他的革新主张。

《感遇诗》三十八首,正是表现这种革新精神的主要作品。这些诗并不是同时之作,有的讽刺现实、感慨时事,有的感怀身世、抒发理想。

内容广阔丰富,思想也矛盾复杂。首先值得注意的是那些现实性很强的边塞诗,例如:朝入云中郡,北望单于台。

胡秦何密迩,沙朔气雄哉!籍籍天骄子,猖狂已复来。塞垣无名将,亭堠空崔嵬。

咄嗟吾何叹,边人涂草莱。 这是他从征塞北时的作品,诗中对将帅无能,使边民不断遭受胡人侵害的现实,深表愤慨。

在从征幽州时所写的“朔风吹海树”一篇中,又对边塞将士的爱国热情遭到压抑表示深刻的同情。 “丁亥岁云暮”一篇更明白地揭发了武后开蜀山取道袭击吐蕃的穷兵黩武的举动。

这些内容都初步突破了泛拟古题的边塞诗传统风气。他对武后内政方面的弊端也有所讽刺。

在“圣人不利己”一诗里,他指责了武后雕制佛像、建造佛寺,浪费人力物力的佞佛行为。在“贵人难得意”一诗里,他更勇敢地讽刺了武后对待臣下时而信任、时而杀戮的作风。

从这些现实性很强的诗篇中,我们清晰地看到他的政治抱负和他的诗歌革新主张有着密切的内在联系。他的那些感怀身世的诗,也写得很动人:兰若生春夏,芊蔚何青青。

幽独空林色,朱蕤冒紫茎。迟迟白日晚,袅袅秋风生。

岁华尽摇落,芳意竟何成? 这里,美好理想无法实现的深沉的苦闷,借楚辞草木零落、美人迟暮的意境,宛转蕴藉地表现出来。但是,他这种苦闷,在不同的时间境遇之下,又转为愤激慷慨之音。

如: 本为贵公子,平生实爱才。感到思报国,拔剑起蒿莱。

西驰丁零塞,北上单于台。登山见千里,怀古心悠哉!谁言未忘祸,磨灭成尘埃。

《感遇诗》里也有一些叹息人生祸福无常,赞美隐逸求仙,发挥佛老玄理的作品,例如“市人矜巧智”、“玄天幽且默”等篇,都有浓厚的佛老消极思想。 《登幽州台歌》和《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七首也是他杰出的代表作。

这几首诗是他随建安王武攸宜出征契丹的时候写的。卢藏用《陈氏别传》说:子昂体弱多疾,感激忠义,常欲奋身以答国士。

自以官在近侍,又参预军谋,不可见危而惜身苟容。他日又进谏,言甚切至,建安谢绝之,乃署以军曹。

子昂知不合,因箝默下列,但兼掌书记而已。因登蓟北楼,感昔乐土、燕昭之事,赋诗数首。

乃泫然流涕而歌曰:“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时人莫不知也。

他在《蓟丘览古》中,曾经歌颂了礼贤下士、知人善任的燕昭王、燕太子,感激知遇、乘时立功的乐毅、郭隗等历史人物。俯仰今古,瞻望未来,他更深刻地体验到生不逢时、理想无法实现的痛苦和悲哀,也更深刻地体会了古往今来许多仁人志士在困扼境遇中激愤不平的崇高感情。

也正是这种不可遏止的理想和激情,使他唱出了这首浪漫主义的《登幽州台歌》。尽管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他的苦闷无法解决,使这首诗的情调显得相当孤独。

但是,也正是这首诗,在当时和后代得到无数读者的深刻同情,卢藏用说这首诗“时人莫不知也”,就是有力的证明。这不愧是齐梁以来两百多年中没有听到过的洪钟巨响。

陈子昂的律诗比较少,但是象《度荆门望楚》,也是初唐律诗中的佳作:遥遥去巫峡,望望下章台。巴国山川尽,荆门烟雾开。

城分苍野外,树断白云隈。今日狂歌客,谁知入楚来。

诗人用气势流畅。

关于陈子昂的文学知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