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知识

关于国防知识的诗(关于国防教育的古诗词或名人名言)

本文主要为您介绍关于国防知识的诗,内容包括关于国防教育的古诗词或名人名言,有关国防的现代诗十一国庆,求一首有关三峡的国防现代诗急急急爱问,爱我中华心系国防诗歌比赛为我国国防法颁布五年而举。国防教育国民教育协调发展;经济实力国防实力同步增长。 2、国防连着你我他,安宁维系千万家。 3、国防为我,我为国防。 4、国防要隘中天堑

1.关于国防教育的古诗词或名人名言

1、国防教育国民教育协调发展;经济实力国防实力同步增长。

2、国防连着你我他,安宁维系千万家。 3、国防为我,我为国防。

4、国防要隘中天堑,寰宇称雄是此关。—— 《山海关联》 5、国防装在心中,更加众志成城。

6、国家利益至上,人民安全第一。 7、国泰民安须思危,富国强兵防未然。

8、国兴我荣,国衰我耻。 9、家事国事天下事,国防的建设是大事;边防海防空中防,十亿神州为国防。

10、居安思危常备不懈,共铸国防保我河山。 11、军中无戏言,国防无小事。

12、开展双拥共建,军地共谋发展。 13、练精兵常备不懈,捍国门召之即来。

14、绿色与生命时时相伴,国防与人民息息相关。 15、没有工业,便没有巩固的国防,便没有人民的福利,便没有国家富强。

16、没有国防转换能力的.GDP就是“狗的屁”盖房子是无法盖出高质量的GDP。肥大不等于强大,重量不是力量。

—— 戴旭 17、没有稳定的国防,就没有人民的安宁。 18、全党同心人民江山千秋固;举国合力华夏儿女系国防。

19、四个现代化,关键是科学技术的现代化。没有现代科学技术,就不可能建设现代农业、现代工业、现代国防。

20、提高全民国防意识,激发爱国主义热情。

2.有关国防的现代诗十一国庆,求一首有关三峡的国防现代诗急 爱问

清晨 七百个清晨 你自晨曦中醒来 拥抱旭日耀眼的光彩 黄昏 七百个黄昏 你在夕阳下眺望 耳边是东海千年的波涛 豪情 是青春的音符壮志 是人生的画笔 无畏故乡的别离 亦何惧征程的远途 远途 身后有母亲的慈目 远途 前方有同胞的渴慕堂堂七尺男儿身 巍巍万丈护国心 天也妒 天也妒 天涯征程显风流 英雄自古少年出 今日济济一堂明日国之栋梁 两载兄弟情一朝别离难 铁血戎马英豪胆 何惧热泪送别离 今日送君千万 明朝随君远征 自此明珠满神州 家国更添乾坤寿 一朝功成名就后 共把美酒话从头 东海波涛万年涌 厦门月圆无止休 不言戚戚别离语 却唱乘风破浪少年游。

3.王昌龄是不是写了很多有关军事的诗

王昌龄是盛唐时享有盛誉的一位诗人,有“诗家天子”之称,七绝更是被誉为“开天圣手,后人认为在当时只有诗仙李白才可以与之相媲美。

王昌龄的诗以三类题材居多,即边塞、闺情宫怨和送别。其边塞诗有很高的艺术概括力,着眼点往往不在于具体的战事,而是把边塞战争作为一种历史现象,在各个视角上进行深入的思考,以深刻的内涵,饱满的热情,突破了六朝以来边塞诗主要就乐府旧题加以敷衍的固有程式,使之更富于生气。

从诗体来说,王昌龄最擅长七绝。他的七绝多达七十余首,约为其存诗的五分之二。

且其七绝诗在唐诗发展过程中占有重要地位,而且成为后人的范本。像边塞诗“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从军行七首》其四), “大漠风尘日色昏,红旗半卷出辕门。

前军夜战洮河北,已报生擒吐谷浑。”(《从军行七首》其五);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出塞》)都是我们所熟知的军事题材的诗,写的都非常有气势。

还有一些以写送别为主的诗,如:“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芙蓉楼送辛渐》)也是千古名篇。 。

4.求《哭小弟》原文

宗璞《哭小弟》 我面前摆着一张名片,是小弟前年出国考察时用的。

名片依旧,小弟却再也不能用它了。 小弟去了。

小弟去的地方是千古哲人揣摩不透的地方,是各种宗教企图描绘的地方,也是每个人都会去,而且不能回来的地方。但是现在怎么能轮得到小弟!他刚50岁,正是精力充沛,积累了丰富的学识经验,大有作为的时候,有多少事等他去做啊!医院发现他的肿瘤已相当大,需要立即做手术,他还想去参加一个技术讨论会,问能不能开完会再来。

他在手术后休养期间,仍在看研究所里的科研论文,还做些小翻译。直到卧床不起,他手边还留着几份国际航空材料,总是“想再看看”。

他也并不全想的是工作。已是滴水不进时,他忽然说想吃虾,要对虾。

他想活,他想活下去啊! 可是他去了,过早地去了。这一年多,从他生病到逝世,真像是个梦,是个永远不能令人相信的梦。

我总觉得他还会回来,从我们那冬夏一律显得十分荒凉的后院走到我窗下,叫一声“小姊——”。 可是他去了,过早地永远地去了。

我长小弟三岁。从我有比较完整的记忆起,生活里便有我的弟弟,一个胖胖的、可爱的小弟弟,跟在我身后。

他虽然小,可是在玩耍时,他常常当老师,照顾着小朋友,让大家坐好,他站着上课,那神色真是庄严。他虽然小,在昆明的冬天里,孩子们都生冻疮,都怕用冷水洗脸,他却一点不怕。

他站在山泉边,捧着一个大盆的样子,至今还十分清晰地在我眼前。 “小姊,你看,我先洗!”他高兴地叫道。

在泉水缓缓地流淌中,我们从小学、中学而大学,大部分时间都在一个学校。毕业后就各奔前程了。

不知不觉间,听到人家称小弟为强度专家;不知不觉间,他担任了总工程师的职务。在那动荡不安的年月里,很难想象一个人的将来。

这几年,父亲和我倒是常谈到,只要环境许可,小弟是会为国家做出点实际的事的。却不料,本是最年幼的他,竟先我们而离去了。

去年夏天,得知他患病后,因为无法得到更好的治疗,我于8月20日到西安。记得有一辆坐满了人的车来接我。

我当时奇怪何以如此兴师动众,原来他们都是去看小弟的。到医院后,有人进病房握手,有人只在房门口默默地站一站,他们怕打扰病人,但他们一定得来看一眼。

手术时,有航空科学研究院、623所、631所的代表、弟妹、侄女和我在手术室外;还有一辆轿车在医院门口。车里有许多人等着,他们一定要等着,准备随时献血。

小弟如果需要把全身的血都换过,他的同志们也会给他。但是一切都没有用。

肿瘤取出来了,有一个半成人的拳头大,一面已经坏死。我忽然觉得一阵胸闷,几乎透不过气来——这是在穷乡僻壤为祖国贡献着才华、血汗和生命的人啊,怎么能让这致命的东西在他身体里长到这样大! 我知道在这黄土高原上生活的艰苦,也知道住在这黄土高原上的人工作之劳累,还可以想象每一点工作的进展都要经过十分恼人的迂回曲折。

但我没有想到,小弟不但生活在这里,战斗在这里,而且把性命交付在这里了。他手术后回京在家休养,不到半年,就复发了。

那一段焦急的悲痛的日子,我不忍写,也不能写。每一念及,便泪下如雨,纸上一片模糊。

记得每次看病,候诊室里都像公共汽车上一样拥挤,等啊等啊,盼啊盼啊,我们知道病情不可逆转,只希望能延长时间,也许会有新的办法。航 空界从莫文祥同志起,还有空军领导同志都极关心他,各个方面包括医务界的朋友们也曾热情相助,我还往海外求医。

然而错过了治疗时机,药物再难奏效。曾有个别的医生不耐烦地当面对小弟说,治不好了,要他“回陕西去”。

小弟说起这话时仍然面带笑容,毫不介意。他始终没有失去信心,他始终没有丧失生的愿望,他还没有累够。

小弟生于北京,1952年从清华大学航空系毕业。他填志愿到西南,后来分配在东北,以后又调到成都,调到陕西。

虽然他的血没有流在祖国的土地上,但他的汗水洒遍全国,他的精力的一点一滴都献给祖国的航空事业了。个人的功绩总是有限的,也许燃尽了自己,也不能给人一点光亮,可总是为以后的绚烂的光辉做了一点积累吧。

我不大明白各种工业的复杂性,但我明白,任何事业也不是只坐在北京就能够建树的。 我曾经非常希望小弟调回北京,分我侍奉老父的重担。

他是儿子,30年在外奔波,他不该尽些家庭的责任吗?多年来,家里有什么事,大家都会这样说:“等小弟回来”,“问小弟”。有时只要想到有他可问,也就安心了。

现在还怎能得到这样的心安?风烛残年的父亲想儿子,尤其这几年母亲去世后,他的思念是深的,苦的,我知道,虽然他不说,现在他永远失去他的最宝贝的小儿子了。我还曾希望在我自己走到人生的尽头,跨过那一道痛苦的门槛时,身旁的亲人中能有我的弟弟,他素来的可倚可靠会给我安慰。

哪里知道,却是他先迈过了那道门槛啊! 1982年10月28日上午7时,他去了。 这一天本在意料之中,可是我怎能相信这是事实呢!他躺在那里,但他已经不是他了,已经不是我那正当盛年的弟弟,他再不会回答我们的呼唤,再不会劝阻我们的哭泣。

你到哪里去了,小弟!自1974年沅君姑母逝世起,我家屡遭丧事,而这一次小弟的远去最是违。

关于国防知识的诗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